全站检索:      注册     |     登录 首页 联系我们 总编信箱 设为首页

资讯中心 案件案例
检察文化 反腐反贪
司法纵横 法眼财经
警务视野 职罪预防
党建 红色旅游
廉政 法制音像
律师律所 警用产品
教育培训 文苑艺术
视频专区 法治社区
协会之窗 检举中心
 地方
 频道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四川   |   山东   |   河南   |   陕西   |   湖南   |   辽宁   |   河北   |   广西   |   山西   |   安徽   |   福建   |   贵州 本网工作人员查询
海南   |   湖北   |   江西   |   宁夏   |   青海   |   西藏   |   新疆   |   云南   |   浙江   |   甘肃   |   广东   |   吉林   |   江苏   |   黑龙江   |   内蒙古 中国检察网服务大厅
新闻中心 时政要闻 | 地方动态 | 时事评论 | 社会百态 | 基层播报 | 在线曝光 | 媒体关注 | 环球视野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实事评论 >正文
黎庆洪案,律师为何遭“驱逐”
季渚鸿
2012年01月13日 14:05:23  来源:新京报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如果辩护律师只能“帮助”法官,不让法官“失望”,那么必然让当事人失望,让法律失望。

据《东方早报》报道,贵州黎庆洪涉嫌黑社会犯罪案,在1月10日庭审的1小时之内,先后有3名律师被“驱逐”出法庭,有9名律师遭到数十次法官的训诫;12日开庭时,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律师也被“驱逐”,因情绪激动而当庭晕倒抢救。

法官“驱逐”律师虽是个案,却折射出刑事审判的普遍性问题——如何切实保障律师辩护权?

此前贵阳中院一审判决黎庆洪有罪,但省高法以“事实不清”为由发回重审。增加了新指控罪名之后,此案奇怪地从中院“降格”到区法院一审;更奇怪的是,代表区检察院出庭的公诉检察官,是从市检察院“临时空降”到区里的。

一审法院“降格”,意味着本案终审将被“消化”在贵阳市中院,而当初贵阳中院的有罪判决,是被上级法院认定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官“空降”,意味着一二审的公诉人都是市检察院,违背了刑诉法二审终审、回避制度的立法本意。

因诉讼程序存在这一系列问题,当“空降检察官”宣读起诉书时,律师们提醒法庭解决回避问题,结果却是3位律师被赶出法庭。

按《刑事诉讼法》第161条规定,如果诉讼参与人违反法庭秩序,审判长应当先警告,对于不听制止的,可以强行带出法庭。但律师只是依法提出回避申请,并陈述理由,为什么就被“驱逐”呢?当天下午的庭审前,3名被“驱逐”的律师仍前往法庭,却被告知该案审判结束前,均不能再出庭。“驱逐”即便采取,也只是维持审判秩序的暂时举措,而这岂不是变相剥夺辩护权?

经验告诉人们,如果律师不能形成与公诉方势均力敌的抗辩制局面,就难以保障审判公正。特别是在一些“敏感”案件中,一些法官严格限制律师发挥。比如,2009年审判阜阳“白宫书记”张治安时,芜湖中院不仅不许旁听,而且要求被害人的律师不得使用笔记本电脑,理由是那属于“录音、录像设备”,导致三名被害人律师愤然集体退庭。

本案也有辩护权受不正当干扰的问题。据媒体报道,当地律师接到“命令”,在法庭上“一句都不敢说”,气得被告人家属当庭解除了委托关系。法院还主动约谈律师,刑事审判庭一位庭长指名其中两位律师令其“失望”,希望律师“遵守法庭纪律”,并“帮助”审判长将案件顺利审理下去。 不论黎庆洪有罪与否,司法程序都应经得住推敲,如此才能捍卫正义。辩护权是公民面对公权控诉时,最该受保障的权利之一。如果辩护律师只能“帮助”法官,不让法官“失望”,那么必然让当事人失望,让法律失望。“黎庆洪案”并非是极端个案,其中辩护权受到干扰问题,具有相当的普遍性,所以更值得公众重视。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时政要闻  
地方动态  
友情链接: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大公网
中国网    中国网络电视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赛联天下(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监督电话:010-81227213/84098586-807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27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626号    京ICP证100744号     京ICP备1100041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738-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