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检索:      注册     |     登录 首页 联系我们 总编信箱 设为首页

资讯中心 案件案例
检察文化 反腐反贪
司法纵横 法眼财经
警务视野 职罪预防
党建 红色旅游
廉政 法制音像
律师律所 警用产品
教育培训 文苑艺术
视频专区 法治社区
协会之窗 检举中心
 地方
 频道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四川   |   山东   |   河南   |   陕西   |   湖南   |   辽宁   |   河北   |   广西   |   山西   |   安徽   |   福建   |   贵州 本网工作人员查询
海南   |   湖北   |   江西   |   宁夏   |   青海   |   西藏   |   新疆   |   云南   |   浙江   |   甘肃   |   广东   |   吉林   |   江苏   |   黑龙江   |   内蒙古 中国检察网服务大厅
新闻中心 时政要闻 | 地方动态 | 时事评论 | 社会百态 | 基层播报 | 在线曝光 | 媒体关注 | 环球视野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百态 >正文
43斤的吴花燕走了,消费悲情的慈善乱象还在
2020年01月15日 10:54:32  来源:新京报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43斤的吴花燕走了,消费悲情的慈善乱象还在

一家之言

如果爱心变成别有用心、帮助变成伤害,那些所谓的爱心人士,就该向吴花燕说声“对不起”。

24岁、43斤、1.35米的贵州女孩吴花燕还是走了,除了留给亲人的痛心,还有留给这个世界的诸多疑问、质问——特别是指向慈善众筹乱象的。

据报道,在媒体报道吴花燕的遭际后,短短5天,就筹集治疗款超过100万元。但这里面有些乱象遭到了家属的质疑,也给吴花燕造成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名义筹集45万元,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却并未落实。再如,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也以此连续筹款,吴花燕和家属却不知情。

最让吴花燕感到难受的是,在一些众筹平台的介绍中,一些针对吴花燕的信息描述,并非事实,没有经过她核实就铺天盖地发散开来。

吴花燕际遇坎坷、人生苦难,已是不幸,而某些众筹平台或公益组织将其不幸当“资源”的不靠谱做法,无异于是对她再度伤害:无论是不经同意就借其名头筹款,渲染并编造其悲苦生活情节,还是钱没到手就对外放出“亲手交钱”消息,都更像是对其利用。

与这些不靠谱行为对应的是,《慈善法》明确规定,慈善组织、慈善信托的受托人应当向受益人告知其资助标准、工作流程和工作规范等信息。且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9958紧急救助中心的筹款项目中并无这些信息。

而那些煽情却不实的描述,更有违吴花燕本意。她因此非常愧疚,觉得对不起高中时帮助她的老师和同学,“把我写得那样的不堪和伟大……我并不开心,每一张报道发出去我的心口像压着千斤重的石头一样喘不过气来……”

很遗憾,在临走之际,她看到的是众筹界那些不堪的乱象。吴花燕虽然走了,但有些事情仍需厘清。

那些爱心捐款到底有没有汇聚到吴花燕身上,筹款过程中有无违规甚至违法的地方?如果有,谁来负责,该负什么样的责任?这些问号都在等待拉直。

而在所有关于吴花燕的报道中,最触动我的,不是她的“困”,而是她写给王老师的一句话,“如果当初一篇报道也没报出去,那我宁愿选择回家,等待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我的梦想,去写我的诗,过着没有悲伤的生活”。是的,如果爱心变成了别有用心,如果帮助变成了伤害,那某些所谓的爱心人士,就没有资格从吴花燕口中得到一句“谢谢”,而是应向她说一声“对不起”。

吴花燕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生活在“聚光灯”下,感受到了社会的关注力、互联网的魅力及众筹平台的魔力;也给我们留下太多思考,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互联网慈善,又面临着怎样一个光怪陆离的网络世界?

生命无法挽回,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把她生前看到的不堪一一纠正规范,这才是对她和跟她有相似遭遇的人们最好的告慰。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时政要闻  
地方动态  
友情链接: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大公网
中国网    中国网络电视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赛联天下(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监督电话:010-81227213/84098586-807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27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626号    京ICP证100744号     京ICP备1100041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738-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