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检索:      注册     |     登录 首页 联系我们 总编信箱 设为首页

资讯中心 案件案例
检察文化 反腐反贪
司法纵横 法眼财经
警务视野 职罪预防
党建 红色旅游
廉政 法制音像
律师律所 警用产品
教育培训 文苑艺术
视频专区 法治社区
协会之窗 检举中心
 地方
 频道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四川   |   山东   |   河南   |   陕西   |   湖南   |   辽宁   |   河北   |   广西   |   山西   |   安徽   |   福建   |   贵州 本网工作人员查询
海南   |   湖北   |   江西   |   宁夏   |   青海   |   西藏   |   新疆   |   云南   |   浙江   |   甘肃   |   广东   |   吉林   |   江苏   |   黑龙江   |   内蒙古 中国检察网服务大厅
检察文化 检察长论坛 | 法律论文 | 领导论坛 | 办案札记 | 检察监督 | 法苑随笔 | 法制典故 | 中国法制 | 网员寄语
  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文化 > 办案札记 >正文
是盗窃还是诈骗
神木县人民检察院 贾田宇
2011年11月17日 11:15:22  来源:中国检察网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案情介绍】

2011年10月23日凌晨,受害人薛某在某慢摇吧喝酒,遇见其朋友李某和犯罪嫌疑人王某等,薛某去舞池跳舞时便让另一桌的李某帮忙照看皮包,后李某等离开,离开时李某酒醉,和他们一起的另一女孩刘某拿起他们坐的沙发上的皮包(薛某委托李某照看的包)和几件衣服问他们这是谁的包,犯罪嫌疑人王某便说是他的包,后王某将包带至凯鑫宾馆自己开的房间内。民警后在王某所住的凯鑫宾馆301房间找到了被害人薛某的黑色的男式挂包,包内装有现金49800元及黑色的三星牌手机一部。

【分歧意见】

对于此案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本案王某的行为应该定性为诈骗,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王某隐瞒真相骗取了刘某的信任,刘自愿将包交给王某,王从而取得皮包并据为己有。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应该定性为盗窃,理由是犯罪嫌疑人王某在取得包时,刘某对包并没有真正的处分权利,而真正有处分权的受害人薛某或者委托保管人李某并不知道王某骗取皮包一事,王某的行为属于用不为人知的手段秘密窃取皮包,其行为应该认定为盗窃罪。

对上述两种意见,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意见评析】

盗窃罪,是指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财物占有人意志,将他人财物转移据为己有的行为。本罪的行为方式主要是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窃取,当然也并不仅仅限于秘密窃取,事实上也完全可能存在公开盗窃的情况。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办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罪的构成为:行为人以不法占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对方产生错误认识并基于错误认识自愿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害。

盗窃和诈骗两罪都是侵犯财产型的犯罪,二者的相同点在于主观上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不同点是取得财物的手段不同。盗窃是用秘密窃取的手段获得财物,而诈骗则是用隐瞒事实真相的手段,使受害人陷入错误认识自愿交出财物。一般情况下,盗窃罪和诈骗罪比较容易区分,但是在行为人使用欺诈手段窃取财物时就比较容易混淆。

本案例中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明知皮包不是自己的,而用欺诈的手段取得了皮包,究竟该定性为盗窃罪还是诈骗罪?本案从表面上看符合诈骗的特征,王某编造事实称皮包为自己所有,刘某信以为真,将皮包交付给了王某。但实质上,刘某并不是皮包的真正所有者,也不是托管人,其对皮包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处分权,刘某只是顺手拿起身边的皮包询问谁是包的主人,其主观上也没有处分这个皮包的意思,刘某虽然产生了认识错误,但其不具有处分财产的权限或者地位时,其帮助转移财产的行为就不应属于诈骗罪中的处分行为,王某的行为也不成立诈骗罪。也就是说,在诈骗罪中,对方一定是有处分权利的,对财物是合法的占有者,且一定要有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的行为,而且对于处分财产行为本身的“处分”性质是明知的,在形式上是“自愿”的。因而,即使行为人非法取得财产的行为中有欺骗的成分,但如果不存在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而“自愿”处分财产的事实,或者处分人不是财物的和发占有者,不具有处分的权利,而是行为人最终通过秘密窃取的方法取得他人财物的,则不可能成立诈骗罪,而是构成盗窃罪。正如此时的皮包实际上并没有脱离所有人薛某和保管人李某的管理范围,刘某对皮包没有处分的权利,她只是顺手拿起旁边座位上的皮包问谁是包的主人,其行为只能说是道义上的帮忙,所以对王某谎称自己是皮包主人一事就不存在陷入错误认识,自愿交付皮包一说,也就不能对其行为认定为诈骗罪,笔者认为应该认定为盗窃罪。

王某谎称自己是皮包的主人,从而取得皮包。其行为应该属于盗窃罪中的“欺诈型盗窃”。盗窃罪区别于其他财产犯罪的重要标志就在于秘密窃取行为,秘密窃取行为是盗窃罪客观方面的本质特征。 所谓秘密窃取,是指行为人采用主观上自认为不被财物所有者、持有人或者经手者发觉的方法,窃取其财物的行为。秘密窃取既包括借财物所有人、保管人、持有人不在场之机拿走财物,也包括趁在场的财物所有人、保管人、持有人不备时而取财。其特征如下:(1)所谓“秘密”是行为人的一种主观愿望和判断。从行为人的主观判断来说,其自以为自己的行为没有被财物所有人或保管人发觉和知晓。至于客观上财物所有人或保管人是否发觉行为人的窃取行为,对秘密窃取的成立并无影响。(2)所谓“秘密性”是针对财物所有人或保管人而言的。行为人采取自认为不会被财物所有人、保管人、持有人当场发现的手段窃取财物,就应认定为秘密窃取,至于其他在场的人都发觉了也不影响盗窃罪的构成(3)“秘密性”必须贯穿于行为人取财行为的始终。盗窃罪的秘密性主要是就取财行为而言的,至于行为人进入或离开作案现场是偷偷摸摸地还是明目张胆地,对行为成立盗窃罪并无影响。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王某,谎称自己是包的主人,取得了皮包,其主观上自认为包的主人没有或者不会发觉自己取得皮包一事,客观上也用冒充皮包主人手段取得了皮包使得受害人因此收到了损失完全符合盗窃罪中的秘密窃取的特征故笔者认为本案中王某的行为应该定性为盗窃罪。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论文导读  
基层建设  
友情链接: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大公网
中国网    中国网络电视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赛联天下(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监督电话:010-81227213/84098586-807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27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626号    京ICP证100744号     京ICP备1100041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738-2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