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检索:      注册     |     登录 首页 联系我们 总编信箱 设为首页

资讯中心 案件案例
检察文化 反腐反贪
司法纵横 法眼财经
警务视野 职罪预防
党建 红色旅游
廉政 法制音像
律师律所 警用产品
教育培训 文苑艺术
视频专区 法治社区
协会之窗 检举中心
 地方
 频道
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四川   |   山东   |   河南   |   陕西   |   湖南   |   辽宁   |   河北   |   广西   |   山西   |   安徽   |   福建   |   贵州 本网工作人员查询
海南   |   湖北   |   江西   |   宁夏   |   青海   |   西藏   |   新疆   |   云南   |   浙江   |   甘肃   |   广东   |   吉林   |   江苏   |   黑龙江   |   内蒙古 中国检察网服务大厅
新闻中心 时政要闻 | 地方动态 | 时事评论 | 社会百态 | 专题 | 在线曝光 | 媒体关注 | 环球视野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案例 > 行政公益 >正文
北京一镇政府被判违法强拆 原告索585万国家赔偿
2015年05月08日 20:58:43  来源:京华时报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赵先生租的地上仍能看到强拆后的痕迹。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2010年,赵先生花256万余元通过一家公司租下位于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二村的35亩土地,主要用来种植蔬菜和养殖肉鸽。3年后,镇政府认定赵先生建设的养殖肉鸽大棚等建筑违法并强拆。赵先生将镇政府告上法院。法院审理认定,被告提供的航拍图片并非权威制图部门制作,真实性存在疑问,且未履行正当的法律程序,最终认定镇政府系违法强拆。近日,赵先生向镇政府提出585万余元国家赔偿。
  原告讲述
  租村里土地养殖肉鸽
  5月7日下午,记者来到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二村。赵先生带领记者来到被强拆的地方。记者看到,地里仍留着围墙和阳光棚被拆的痕迹。地里的一处大坑里甚至有牲畜尸体,周围苍蝇乱飞。而周围的地块上,有的种着树木,有的盖着蔬菜大棚,有的盖着阳光棚。
  赵先生是天津人。2010年4月,他与一家公司签订土地流转合同,花256万余元从该公司处租下大兴区北臧村镇皮各庄二村的35亩土地,租期到2030年3月1日。合同上有村委会公章。
  赵先生说,他的公司主营养殖肉鸽,租地后,他盖了一些养殖鸽子用的阳光棚和员工宿舍,还种了一些蔬菜。赵先生出示的一份盖有镇政府公章的文件上显示,2010年12月,北臧村镇政府出具证明,以证实赵先生签订合同之前,所租赁土地上已有的2400多平方米建筑是合法的。
  赵先生说,2013年,因禽流感的原因,他将养殖的肉鸽统统处理掉,有一部分空出来的阳光房和员工宿舍出租给别人,用来存放鱼缸、家具、建筑材料等。
  2014年8月16日,北臧村镇政府向其送达了一份“限期拆除决定书”,称赵先生盖违建,要求其自行拆除。
  强拆中包括合法建筑
  在收到“限期拆除决定书”后,赵先生聘请了律师,找到北臧村镇政府,希望对方提供认定违建的相关证据未果。
  2014年8月24日早7点多,镇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开着挖土机等大型机械设备来到赵先生的公司。赵先生说,当时他曾试图阻拦但被劝到一边。强拆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被拆除的建筑中包括2010年12月镇政府证明为合法建设的2400多平方米建筑。
  赵先生说,他盖的一些建筑确实没有相应的规划手续,因此不质疑镇政府的认定,但强拆程序是违法的。此前,没有任何人向他指出,建阳光棚和员工宿舍属于违建。因对北臧村镇政府的强拆行为不满,赵先生于2014年10月30日,将对方告上大兴法院。
  赵先生的土地流转合同上显示,他所租土地的面积为35亩,而镇政府的限制拆除决定书、强制拆除决定书、约谈记录、现场勘验笔录上,写的都是37.78亩。
  赵先生说,存在如此差异说明镇政府要拆的应该是37.78亩那一家,属于另有他人。赵先生说,他之所以遭遇强拆,背后另有隐情,因为他得罪了人。他说,曾有人想租赵先生2亩地,并声称只要租了,就可以帮忙将赵先生租的地改变性质,以后就可以在土地上盖房子。他当时答应把地租给对方,但可能是因为没有及时将地腾出来,惹恼了对方,才被“顶包”强拆。
  赵先生说,如果他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
  已提出高额国家赔偿
  今年4月20日,赵先生委托律师向当地镇政府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在申请书中,赵先生共列了4项损失。其中因无法履行“土地流转合同”造成的租金损失最多,达到了201万多元。另外,建筑物、构筑物的损失199万余元,其他损失32万余元,共计585万余元。
  赵先生说,截至目前,他还没有得到镇政府的答复。赵先生的两位代理律师表示,如果在法定的期限内镇政府依然没有答复,将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
  赵先生解释称,他在起诉镇政府时索赔14万元,只是针对他个人损失。申请国家赔偿是将他个人损失和其公司的损失都计算在内。关于租金损失,赵先生说,全部租金都已支付,剩下时间的租金约为201万元。由于这块土基本属于荒废状态,已经没法用了。被强拆后,赵先生已经没有再经营下去的想法,他曾想着把地租出去,虽然有人过来看,但一听说曾被政府查过都不敢租。其他损失中包括赵先生给租户的赔偿款数十万元。
  被告说法原告占农田必须复耕
  案卷材料显示,北臧村镇政府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包括航拍位置图、大兴区2010-2011年占用基本农田需拆除清理复耕到位宗地明细表,以证明赵先生所占地为基本农田,需清理复耕。
  镇政府辩称,他们通过卫星图片,发现赵先生所租土地上有大量违法建设,还进行了现场勘查,并对赵先生进行了约谈,限期自行拆除,因其未拆除,才实施强拆。
  此外,镇政府还提供限期拆除决定书、强制拆除决定书、现场勘验笔录、约谈记录等。镇政府向法院提供的一份约谈记录上,称赵先生在2010年至2011年间,共盖了8000平方米的违建,包括房屋及库房共计11处,并分别租给了3户,作为鱼缸、家具、建筑机械及材料的存放场所。
  对此,赵先生称,镇政府并未约谈他,约谈记录是伪造的,而强制拆除决定书也没有送到他手上。另外,他承租的土地只有35亩,但镇政府在几个文件里都称是37.78亩。赵先生还说,镇政府未提前5天现场公告强拆决定,未通知他清理有关物品等。
  记者查询发现,镇政府提供的限期拆除决定书和强制拆除决定书上,确实写着承租土地为37.78亩,强制拆除决定书并没有赵先生的签字。
 
责任编辑:房鹏程
   
打印】【关闭页面】【返回  
时政要闻  
地方动态  
友情链接:   检察风云     法制日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警察网     中国公安部    司法部    大公网
中国网    中国网络电视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投稿须知 -信息公告 - 投稿信箱 :cnjccn@163.com
版权所有:中国检察网     赛联天下(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监督电话:010-81227213/84098586-807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727号 电信业务审批[2010]字第626号    京ICP证100744号     京ICP备1100041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738-266号